秦淮夜色

时间:2020-11-21 03:15编辑:admin

意想中的秦淮河,一定是游艇画舫如织。两岸的酒肆肯定是有的,每家酒店前飘着一面旌旗或者挂着几盏灯笼,临河的窗户定然开着。软软的吴歌肯定有的,婉约的江南女子也肯定在或抚琴或吟歌,或品茗或饮酒……
  走进夫子庙,满眼竟是浓厚的商业化的气氛。整齐的装修的很现代化气息的店面林立着,名牌衣服比比皆是,没有丝毫的旧日庙会之遗风,甚是遗憾。
  朋友见我脸露失望,忙急急带我们穿过夫子庙,直奔秦淮河畔。
  “来秦淮河,一定要看那几个字。等你看了那四个字,你就不会失望的。”
  穿过热闹的夜摊和人群,朋友带着我们直奔河畔。几番兜转,待我们随朋友立在一岸边时,抬眸,入眼的景,竟真有那么一刻,呼吸凝滞,灵魂震撼。那就是我们意想中的秦淮夜色了!
  “秦淮人家”四字映着旖旎江火,古韵盎然,在我们期待的瞳眸里灿烂,绚丽。刹那间,感觉时光倒流,仿佛一首颠沛流离多载的诗令突然找回了残缺的平仄,在沁凉的夜里,静静吟唱。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
  思绪,就这么不经意间,怔怔间,跌入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里,在唐宋明清残余的古韵里潜游。那些断章的笔墨,断代的遗风,于夜里,飘落在灯火旖旎的江面。我不清楚这条河的历史上到底掩埋了多少影影绰绰的故事。小桥,歌女,茶楼,画舫,浓缩着苍老的痕迹。
  清风折柳,撩拂着秦淮夜色,袅袅烟雾里,满河涟漪,碎了那唐宋古韵,明清遗风。仿佛看见秦淮八艳犹抱琵琶,在迷离的烟波上,凄婉的,唱着六朝古都的残梦。
  佳人老矣,徒留秦淮河殇。漫步秦淮旧巷,也只剩香君故居一绣楼了。这是一座两层高的绣楼,楼梯狭窄,行走的脚步声,透过楼板,渗透尘封的岁月,清晰入耳。夜色里,立于香君楼下,几许迷离,几许肃默,几许惆怅。桃花饮血梦残,扇碎影陨,泪迹斑斑,徒留一腔凄然。
  而那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陈圆圆呢?莲花池里香消玉陨,难觅芳踪。
  环视河里河畔,却再无丝竹管弦之清朗声,没有歌女,没有琵琶绝音。画舫犹在,只是门庭已改,昔时靡靡丝竹之船已成茶轩。依旧是大红灯笼高高挂,只是少了那意想的热闹喧然。一场烟花,一次离合,一汪泪珠儿,一抹相思!爱了,痛了,散了……
  怅然间,忽闻堤岸的夜宵雅座边,传来吉他弦乐,和着沧桑的男音,随夜风,声声入耳。于是寻了那热闹去,却见树影婆娑间,一街头歌手正怀抱吉他为一阔老及他的红颜唱着刀郎和腾格尔的歌。
  又是一番震撼和感慨,那声音,深渺里浸透沧桑,浑厚中尽显底蕴。如此出色的歌喉,没有登上MTV的音乐排行榜,却为了生计,于夜色秦淮河畔漂泊献艺。才感觉这个世界太大,水太深!古时满腹诗书却落寞伤怀的书生比比皆是,如今怀才不遇的艺人又何乏其少?
  那歌声,早已吸引众多路人,驻足凝听。一曲《驼铃》,唱透红尘感伤,忧伤如水。未见粉面嫣然的秦淮歌女,却见秦淮河畔的歌男,一样的风尘沧桑。为了生活,谁言尊严?当年华灯映水画舫凌波笙歌彻夜的繁华,取而代之的是现代人于尘俗里买醉寻欢的寄托。
  听过二胡,那不可替代的婉转让二泉映月无比苍凉;听过古筝,幽幽音籁成就了春江花月夜的经典。而眼前,那青年歌男指间熟捻拨弄的吉他,同样演绎着让人肃然起敬的艺术魅力!
  穿梭在热闹的河畔,看风景,也看游人。立于桥上,倚栏俯瞰,一江旖旎夜色。寂寂乌衣巷,深邃,迷离,不知这里面,上演过多少,凄婉哀怨。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我原本,只是一纯粹寻梦的过客,别了,秦淮梦。

本文标签: qq网名

上一篇:毛遂自荐的故事_成语毛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