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红一窟,万艳同杯”的女儿群之——紫鹃

时间:2020-11-19 13:11编辑:admin

"千红一窟,万艳同杯”的女儿群之——紫鹃!

红楼人物

对《红楼梦》中任何人用“崇高”两字,似乎都不妥,但对紫鹃可以用。

  她不是鸳鸯,平儿等那样有头有脸的大丫头,她也并不经常出现在喜寿庆贺的场面中,但是潇湘馆却缺不了她,她精心照料着黛玉,前人歌颂她:“几年形影伴潇湘,药灶茶铛细较量。”此外,收拾屋子,下一扇纱屉子,防那大燕子回来,把帘子放下来,拿狮子倚住,烧上香,把炉罩上等等,她仔细认真地做一切事情。她是黛玉身边的一股暖流,她给待遇以温情,以安慰,甚至某些地方代替了待遇父母姐妹所有人的责任。人们对她愈是深入的了解,愈想把世间一切好的字眼奉献给她:聪慧,热情,真诚,机智,勇敢,善良,无私,高洁,似乎还可以排下去,她的传记愈读到后来,愈见精彩,好象游山一样,进入深处,方得奇妙。黛玉死后,照理说,她至少是可以外头去配个“正头夫妻”过个小日子的,但是她心冷了,也就在着社会人生的大悲剧中,紫鹃这个富有正义感的姑娘,选择了出家的道路,在青灯,古佛中走完了她的一生。他的存在,使黛玉的悲剧色彩更加浓重,更具有感人的力量。

  曹雪芹之写紫鹃,往往着重写她的心灵,很少写她的容貌。只有一次她出现在宝玉眼前:“她穿着弹墨绫薄绵袄,外面只穿着青缎夹背心。”她的穿着如此淡雅素净,正好与她那纯洁善良的心灵相配,她住在诗情画意的潇湘馆,陪伴着以落花自喻的林黛玉,自然不应艳俗。如果她也桃红柳绿的打扮起来,就和那苍苔布满,翠竹夹路,案上笔砚,架上诗书产生了不协调的矛盾。只要如水墨画半的色调,才能显示出含蓄疏淡的美,当然,最美的还是她的心灵。

  第三回黛玉进府,“贾母见雪雁甚小,一团孩气,王嫫嫫又极老,料黛玉皆不遂心,将自己身边一个二等小丫头名唤鹦哥的与了黛玉”。到第八回鹦哥不见了,只有紫鹃,因此有人考证,可能鹦哥就是紫鹃,是黛玉给她改了名字。在二十九回清虚观,鹦哥又出现了一次,次后前八十回就再没有出场了。这可能是传抄的错误,也可能是作者的疏忽。

  第八回,紫鹃遣雪雁给黛玉送来了手炉,手炉虽小,在冰天雪地里,是一点暖融融的心意。这一细节为紫鹃的性格基调定了音,也许紫鹃不是跟着黛玉,而是跟着其他的人,就不会显示出如此善良,诚挚的个性,而高明的作者把紫鹃放在黛玉的身边,这样就使心地善良,担心竭力以为他人的紫鹃,遇到了一个完全可以发挥作用的环境。

  我们时时看到她耐心细致地,不断变换着方法和口吻来劝林姑娘,她有时会埋怨,会催促,会批评,但这一切都会令黛玉感到温暖,黛玉也反过来抱怨她,那是娇弱女子对抚爱的一种撒娇,像女儿对母亲,像妹妹对姐姐,虽然她们年龄差不多,但紫鹃担负着照顾她的责任,在某种领域显得比黛玉成熟,在某些情况下,她有是黛玉的知心伴侣。

  二十九回为了张道士提亲,宝玉,黛玉炒了一次架,紫鹃也是深知其原因的,她不忍心责备黛玉,又禁不住同情宝玉。事后,黛玉稍为冷静些之后,紫鹃竟批评起她来:“论前儿的事,竟是姑娘太浮躁了些。别人不知道宝玉的脾气 ,难道咱们也不知道?为那玉也不是闹了一遭两遭了!”她替宝玉说话,宝玉只有三分不是,而黛玉却有七分,皆因姑娘小性儿,常要歪批宝玉。看!这确是真正疼林姑娘才会讲出来的话,除了紫鹃,谁还会讲?正好宝玉来赔礼道歉了,爱面子负气的黛玉不许开门,而紫鹃却一径去开门,然后就走了开去,这冰雪聪明的女孩子,多么善于贴近别人的心!宝玉挨了打,黛玉一直立在花荫里,朝怡红院望去,深情的紫鹃走来说:“姑娘吃药去罢,开水又冷了。她怕黛玉站累了,又怕毛病加重了。什么时候不见了黛玉,她就去找。七十六回她一个圆子都找了,甚至找到薛姨妈那里去。宝钗送来了土仪,她明明知道黛玉心中所想,只是不敢说破,他是那样婉转地提出各种理由来劝黛玉。她可怜黛玉父母双亡,谁是知疼着热的人,她担心姑娘没有家资巨万,权倾内外的娘家做靠山,将来要被人家欺侮,她担心宝玉对别的姑娘加以青目,而冷落了他们家姑娘,她亲眼看见宝黛爱情的发展和成熟,但老太太,太太那里又听不到半点消息,她把这些事深深埋在心理琢磨着,终于编出一套黛玉要回苏州的理由,那么巧妙的试出了宝玉的真情。但是真正能决定宝黛婚姻的贾母却说:“我当有什么要紧大事!原来是这句玩话。”她根本不想正视着一现实的态度已十分明显,紫鹃的苦心,根本无济于事,这又是多么可悲!

 

 五十七回薛姨妈来到潇湘馆,谈到婚姻问题,她毫无诚意地引逗黛玉说:“我想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他又生得那样,若要外头说去,老太太断不中意,不如把你林妹妹定给他,岂不四角齐全?”紫鹃忙跑出来笑道:“姨太太既有这主意,为什么不和老太太说去?”紫鹃积极主动地抓住这一时机,薛姨妈却找着了一句最能把紫鹃的热情压下去的话:“这孩子急什么?想必催姑娘出了阁,你也要早些寻一个小女婿子去了?”谁还敢来催?于是噶然而止,没有留下任何拖泥带水的后患,实在是滑头已极!厉害得很!

  紫鹃眼睁睁看着林姑娘的病愈来愈重,她眼睁睁看着黛玉焚稿,烧毁诗帕。心神俱颤的紫鹃,悲切的内心还必须用安详平静的外表掩饰着,现在要从大观园里找个最痛苦的人,那就应该是黛玉了。奄奄一息的黛玉又咳又吐,紫鹃连忙去回贾母时,却找不着人。合府都知道宝玉成亲,就是瞒着他们几个,这样公开的排斥和敌视,使紫鹃感到无比的愤懑;从前和宝玉说句玩笑话,他就生了场病,今日竟如此负心,这使紫鹃心里充满了痛恨;现在林姑娘都快死了,连一个问都没有,落到如此境地,是多么的凄惨!她多么希望一把将林姑娘从死神那里拉回来,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她一个人奔进奔出,眼泪汪汪,这又令人感到何等的悲伤!

  在黛玉之死的悲剧中,作者着意塑造了紫鹃这一心灵镁的形象,贾母和王熙凤等人的漠视冷淡和紫鹃的无私善良恰恰形成强烈的对比,有了紫鹃这一形象,更加在黛玉周围把悲伤的气氛尽情地烘托出来。当李纨劝她给黛玉换衣服,不要让她“精着来,光着去”,时,紫鹃一发止不住痛哭起来,这么多年不知服侍黛玉换过多少次衣服,这次竟是给她穿最后一次的衣衿!而正在这时,林之孝家的来传达了上边的决定:“刚才二奶奶和老太太商量过了,那边用紫鹃姑娘使唤使唤呢。”这是什么时候,竟回在人家死别的关头,把紫鹃从黛玉身边扯开吗,天底下还有这样残酷狠毒的事吗?巨大的悲痛使她忘记了荣辱安危,忘记了自卫的要求,她竟敢于拒令!紫鹃断然拒绝道:“林奶奶,你先请罢!等人死了,我们自然出去的,那里用这么——”她决不能丢下垂死的黛玉!她决不肯在调包计中扮演那一不可缺少的角色——去搀扶新人宝钗。于是作者又写了这一性格在考验关头的合理发展,“威武不能屈”!紫鹃的反抗在突然之间爆出了最亮的光芒!

  

  《红楼梦》一书,多次写了紫鹃的心灵,写她那精神的美,高尚感情的美,这比外在的美更可贵,更高级,更有价值。可以说作者对紫鹃这一形象所寄托的审美理想是非常高的,紫鹃把所有的聪明,才智,勇敢都用来保护别人,惟独不想她自己,她应该是大观园中的雷锋!

本文标签: 精典网名

上一篇:却从未真的去努力实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