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奇缘

时间:2020-11-19 13:45编辑:admin

金大宝是建筑行业的装修工,跟着他做帮工的是个名叫小菁的打工妹,因为工作关系两人好上了,不久就结了婚。一年后生了个男孩,取名金石,第二年又生了个女娃,名叫金兰,一家人的日子过得顺顺当当。

  金石18岁那年,母亲小菁因车祸身亡。金大宝在外打工,家中没个女人支撑怎行?40岁的金大宝急需再婚。就在这时,跟着金大宝做帮工的桃花走进了他的生活。桃花22岁,比金大宝小了18岁,可桃花不在乎,因桃花13岁那年父母先后去世,孤身一人,就想找个男人有个依靠。金大宝虽然年纪大了些,但为人忠厚老实,是一个靠得住的男人,就嫁了他。婚后两年了,桃花都没有身孕,而对金石、金兰倍加关照,如同亲生。金大宝为娶得一个贤惠的妻子而高兴不已。

  天有不测风云。一天,金大宝在6层楼房搞装修,不慎从高架上掉下,当场死亡。金大宝的死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生活来源没了,金石、金兰就辍学在家务农。在艰难的日子里,兄妹俩仍得到桃花无微不至的关爱,兄妹俩非常感激。虽然桃花比他们兄妹俩仅大三、四岁,兄妹俩还是亲切地叫她“妈”。

  转眼金石20岁了,该娶老婆了,有了老婆就是男子汉,男子汉就得支撑这个家。但丈夫死了,哪有钱为金石完婚?只好拖着。这一拖就是四年,24岁的金石无钱娶老婆成了桃花的一块心病。

  桃花没了丈夫的苦情,金石、金兰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后妈28岁,守寡都四年了。仍然青春的她,身边没有男人呵护,悲哀哟,就要为后妈找老公。吃完晚饭,金石叫了桃花一声“妈”,桃花转身问:“有事吗?”金石揉着潮湿的眼眶说:“妈,您应该去找个称心如意的男人。”

  桃花一听,用责怪的口气说:“我知道你们嫌我了,在撵我走……”

  “不,不是这样的,我们不是要您去出嫁,而是招一个男人进我们家呢。”金石急忙表明态度。

  金兰忙上前也深情地叫声:“妈,您就答应了吧,好让我们有个‘爸爸’呢。”

  桃花心中甜甜的,但口中仍装腔作势地说:“别说傻话了,这样不是很好吗,你们俩就是我的亲人,不要什么男人的。”

  金石不吱声了,他知道妈心中也想有个男人,就是不便开口。金石、金兰为妈没丈夫的事一直放在心上。

  年关将至,村里的打工仔、打工妹,怀里揣着花花绿绿的票子,身上穿着漂漂亮亮的衣服回家过年,也有几个打工仔带着外地的打工妹回来结婚。金石受到启发,就要外出打工,也要带一个打工妹回来做老婆。这事对后妈一说,桃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新年一过,金石随村里的打工潮南下广州打工,在一家建筑公司搞装修。在一块的打工仔中,四川川南市郊区的柳强带了妹妹出来,妹妹名叫柳英,24岁,人长得不算很标致,但也看得过去。金石就要柳强的妹妹柳英嫁给他,也好了却后妈的心病。柳强听金石说要娶他妹妹,双眼一瞪,说:“我都28岁了还是个光棍,你就别打我妹妹的主意了。告诉你,在我还没有找到女朋友之前,我是不会把妹妹嫁出去的。”

  金石听他这么一说,心顿时凉了半截。可是他没有放弃,因为在一起劳作时,柳英也很想亲近他,有时还帮他洗衣服、打饭,还送给他一双她亲手纳的鞋垫。可是有柳强这堵墙挡着怎么行,得先想办法把这堵墙拆掉。

  一天,柳强和金石劳动后在一起喝酒,金石拿出钱包付酒钱时,一张照片掉在桌子上。柳强眼明手快拿起一看,是金石和两个妙龄姑娘的合影,就一拳打在金石的肩胛上,说:“好你一个金石,和两个女子都合影了,还说没有……”

  “你说什么呀,”金石夺过话头分辩着,“照片上的两个是我妈和小妹。”

  柳强见照片上两个女人都很年轻就问:“你妈,你妈多少岁?”“28岁。”“哪有这么年轻的妈妈?”“是我后妈,我后妈只大我4岁呢!”“啊?”柳强看到照片上较年轻的姑娘,眼睛都直了,太美了,就丢给金石一支烟,讨好地说:“你把妹嫁我,我就把我妹妹嫁你,怎么样?”

  “换婚?”金石问。

  “换婚。”柳强说。

  金石何偿不想,可是妹妹金兰和柳强还没见过面呀!也不知道妹妹是否会同意。妹妹曾经有过“讨饭不出户,嫁人不出村”的誓言,她会嫁到千里外的川南市?要是金兰不同意换婚不就吹了?

  这天晚上,金石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在想怎样才能达到换婚的目的。突然他从床上一跃而起,高叫一声:“有了!”睡在他身边的柳强从梦中惊醒,问他什么有了?金石附在他耳畔说:“你男扮女装去我家,就说你是我的女朋友,本来我是和你一起回来的,不料临走时老总叫我同去海南考察,只能让你一个人先回来。既然你是我妹妹的大嫂,晚上你就可以和我妹妹共睡一床,等生米煮成了熟饭,我妹妹不就成了你老婆了。”

  柳强不解地问:“为什么要我男扮女装?”“你不男扮女装,一个大男人到我家,我妹妹会接受你吗?你男扮女装说是我的未婚妻,姑嫂同床亲着呢。”柳强说:“这不成了骗婚?我不干。”金石一听慌了,忙说:“不会的,我外出打工时,妹妹托我帮她找一个靠得住的老公,你身强力壮,又长得帅,她见了你还求之不得呢!”一席话说得柳强喜上眉梢,就买了女人的假发、胸罩、花衣服,这一装扮,还真是个标致的打工妹,第二天一早就急急忙忙上路了。

  汽车经过一天的颠簸,在太阳西下时到了金石的家,家中只有一个妇女,不像是姑娘家,柳强忙问:“这里是金石的家吗?”“是金石的家,有事吗?”柳强忙递上金石和后妈小妹的合影。女人看到他们三人的合影,信了,就热情地接待了这位“女子”。柳强向四周看了看,问:“家里就你一个女人?”“我家有两个女人,我女儿出去打工了,昨天才走。”

  “女儿,你有女儿?”柳强问。

  “我是女儿的后妈,叫桃花。”

  这时柳强才知道这位是金石的后妈,心中很不是滋味。心想:我是来向金石的妹妹求婚的呀,怎么见到的是后妈?这不是空走一趟了?这时桃花递给他一杯茶说:“你都是金石的未婚妻了,家中就我一人怕什么?”

  柳强接下茶杯,正面一看,眼睛睁得大大的,这后妈好靓丽唷!根本就不像28岁的人,就有点动心。两人很聊得来,桃花又挺大方,就一同进晚餐,看电视,品香茶,随后就一同进卧室睡下了。

  这一晚当然是个不平凡的一夜。第二天一早起了床,桃花一片茫然:金石为什么叫一个男人装扮成女的,说是他的未婚妻?一定是见我一个女人没丈夫好可怜,就用这种方式为我找老公,金石怕我一时接受不了他,就男扮女装,让他先上我的床,等生米煮成了熟饭,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桃花想到这里,开心地笑了。

  柳强在金石家住了五天后就要回工地,临走时桃花送他到村口,叮嘱他早点回来办结婚喜宴,柳强应允了。

  柳强回到工地,金石问:“我小妹可曾接受你?”柳强撅着嘴说:“我到你家那天,你小妹打工走了。接受我的不是你小妹,而是你后妈呢!”金石佯装惊讶地说:“怎么会是我后妈?错了,错了。”

  “没错,没错,你后妈很通情达理,我和她已经……哎,不说了,不说了。”

  金石看着柳强一脸欣喜的表情,一拳打在他肩上说:“看来你们还真有缘分,要是我小妹在家,还不用扫帚把你赶出门呀!”说得两个人都乐呵呵地笑了。

  柳强哪知道这一切都是金石安排的。因为金石想为年轻孤单的后妈找老公,柳强身强力壮,为人忠厚,又和后妈同庚,就要柳强做后妈的上门丈夫。可是怎样才能使后妈接受柳强呢?就提出了和他小妹柳英换婚的馊主意,使柳强很乐意去金石家和金兰见面。可是在柳强启程去他家会小妹时,金石打电话通知小妹外出打工,这才演出了这出好戏。

  春节快到了,金石带着自己的未婚妻柳英和自己后妈的丈夫柳强回家相亲。见了后妈桃花,拉着柳英的手介绍说:“妈,她就是我的未婚妻柳英呢。”

  桃花看了那个柳英一眼,“扑嗤”一笑说:“什么你的未婚妻,还不是男扮女装的。他和我同床共枕睡了五天呢。”桃花见柳英没上前,站在一边低垂着头拨弄发梢,就上前拉着柳英的手说:“怎么,不认我了,五夜情就忘了?”说着就要扒下她的假发,要让柳强原形毕露。

  金石忙上前阻拦说:“妈,这位真是我的未婚妻,叫柳英,男扮女装的是她哥哥,叫柳强。”说着把柳强拉到桃花身边说:“妈,他才和你睡了五晚呢。”

  桃花认真一看,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是金石为自己找丈夫导演的“拉郎配”呀,就说:“金石,你可是个大导演呀,编排得这么完美呀!”金石说:“妈,你看清楚,我可不是给你拉个男人凑数的呀,我们在一起打工很了解,他是一个忠厚老实的汉子,你和他结合会幸福的。”柳强忙上前把一枚戒指要戴在桃花手指上,说:“桃花,这是我送你的定情物。”桃花伸出手指让柳强戴上了。

  第二天,金兰打工回来了,身边还有一个小伙子,见了桃花,也跟着金兰叫妈。金石知道这就是妹妹找的未婚夫了,就忙问未来的妹夫是哪里人?金兰说:“是我外出打工认识的,他姓何名大山,四川川南人。”柳强听说是四川川南人,上前一看,这何大山不是别人,原来是自己的表弟呢,也是出来打工找老婆的,是柳英介绍的呢!金兰走到桃花身前说:“妈,您又多了一个女婿了,您有了老公,我们就有了父亲,虽然是继父,我们会当亲爸爸孝顺的。”柳强开心地笑着说:“缘分,这一切都是缘分呀!”

上一篇:窃读记课文原文|人教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