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情没有来过

时间:2020-11-20 01:16编辑:admin

 遇见他很偶然。

  在公园里,一个孩子哭着找妈妈。我拉着孩子的手,在人群里寻来寻去。他出现了,说,别乱走,在这里等着。一会儿工夫,广播里传来寻人启事,几分钟时间,孩子的父母出现在眼前。他们千恩万谢,领着孩子走了。

  我觉得自己有点傻,不好意思地笑笑,抹着头上的汗。他认真地看看我,说,天太热,喝点水。一瓶矿泉水递过来,我犹豫一下,接过来。我们坐在路边的石凳上,边喝边聊。

  那时候我刚毕业,来这个城市不久,工作一直没有着落。他说,来我们公司吧,我们正在招人。原来他是一家有名的装潢公司的老板,我问,您怎么知道我合适?他笑了,说,因为你善良和热心。

  进公司后我发现,他和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人迥然不同:严肃,不苟言笑,全公司的人都怕他,也很敬重他,说他正派,肯吃苦,从一个穷小子打拼到现在,很有能力也很有魄力。

  我在办公室工作,同时负责整理他的办公室。一次整理他的书桌时,发现了一本余秋雨散文——他居然还看这种书!我忍不住翻起来,直到他进来。我慌忙放下,他却笑了,说,你喜欢啊?拿去看好了。这时候有人进来,他马上收起笑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他很少喝酒,有应酬时通常让办公室主任代劳。一次,省里来了几位设计师,快下班时,他给我打电话,小合,你来一下,陪陪李工。李工是一位女设计师。

  那天吃饭的人很多。他介绍我时,有人坏坏地笑,让我感觉自己身份暧昧。他很认真地说,不准坏想啊,人家女孩可是冰清玉洁。他的认真,倒引得大家哈哈大笑。酒过三巡,大家说话随便起来,有人对他说,这么好的女孩留在身边不用,浪费资源啊,介绍给我吧。没想到他勃然大怒,扔了筷子翻了脸。这不是他平时的风度,大家都吃惊地看着他。

  送我回去的路上,他一言不发。车里放着一曲不知名的歌,歌声凄婉,我听懂了其中一句:我想一辈子来爱你。车到我的楼下,他说一句,下吧,也不看我。我下车,看着他将车子缓缓开走。忽然有东西塞满胸口,那东西,是爱情。

  可这不是我想要的爱情,他是有婚姻的。他看起来很年轻,他的女人似乎比他老得多。她常常有事没事来公司转,在办公室里,跟大家谈笑风生,唯独不理我。我明白她对我有戒心,对自己没信心。

  那个春节似乎特别长,只7天的假期,我却无时不在想着回公司。想给他打电话问候一下,可一想到那个老女人,就忍住了。

  终于提前一天回到公司,走在办公楼上恍然如梦,感觉自己对这里的一切已经有了深深的依恋。走到三楼,我怔住了,他在我的办公室门口困兽似的转着。抬头见到我时,眼里的惊喜和快乐,一览无余。

  我开门的时候,他一把揽过我,我们抱在了一起。

  爱情仿佛给我们的生命注入了阳光与活力。我开始化淡淡的妆,睡梦里都能笑出声来。他则神采奕奕,说话风趣幽默。大家都惊讶于他的变化,说他越来越体恤下属了。而这时候,有一个人更频繁地出入我的办公室,那是他的妻子。

  我无法做到坦然。在她面前,虽然我故作轻松,心里却像打鼓一样忐忑。她n次地来办公室复印,与老王交流孩子的复习资料,与其他人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笑。我终于忍无可忍,把这一切告诉他。那时,他已为我在外租了房子。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要不你换个单位,或者,干脆不上班了。我知道,换个单位也无非是安排在他朋友的公司,想起那种坏坏的笑,我想,干脆留在家里算了。

  我做起了幸福的金丝鸟。他在海边买了套住房,我布置得温暖舒适,只要一有空他就跑来约会,浪漫,激情,温馨。开始,他每每会在半夜悄悄离去,后来,他干脆关了手机,彻夜留在我这里。

  日子是甜蜜的,日子也是苦涩的,因为独守空房时我无法打发时间。我不敢与朋友或者同学联系,就连父母说要来也让我一口回绝了。我不能做生长在阴暗处的苔藓,我是一朵花,要开在阳光下。特别是做了两次流产手术后,医生警告,再流产的话可能终身不育。既然我们相亲相爱,请老天饶恕我吧,我无法再顾及他人。

  我提出要去杭州玩。一是散散心,在外面可以毫无顾忌地跟他在一起;二是让他跟那个老女人失去联系,看看他的态度,也让她慢慢死心和放弃。

  在杭州玩了20天。他把工作交给副手,手机成天关着,我们玩得心无旁骛。他动情地说,小合,我觉得一辈子都没法离开你。我感觉,自己正在悄悄接近心中的目标。

  回来后的情形却始料未及。我们外出这段时间,他母亲病重,已经滴水不进,他心里充满愧疚。这段时间,是他妻子在悉心照顾母亲,他说,他欠了两个人的债,这辈子都还不了。

  他的话让我一震。爱,或者生命,都是无力的,移动你脚下的一粒沙,你的世界就可能倒塌。

  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我没告诉他。夜里,摸着还很平坦的小腹,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对未来,我充满疑惧。

  他母亲去世了。出殡的前一晚,他说,我最近恐怕不能来了。我一惊,说不准,他跟妻子又好起来了。我说,我也想参加。他一反常态,推开我说,这怎么可能?我流了泪,说,我只是想在你痛苦的时候,离你近一些。他一脸憔悴,不再是从前那个从容不迫的男人。他揽过我给我抹眼泪,我就势说,要不,我就坐在你的车里不出来。

  呆在车里的滋味不好受。你是个局外人,没有注册没有商标。外面哭声一片,他妻子的声音最大最尖。她们婆媳的关系并不好,可自从他有了外心后,婆媳关系明显改善。这个女人在为谁哭?是婆婆还是自己?我也一直在流泪,同样,我也不知自己的眼泪在为谁流。

  一伙人终于出来了,他走在他妻子旁边。她径直朝他的车子走来,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拦住她,对她说着什么,应该是要她坐他弟弟的车子。可她不肯,一伙人走过来对他说着什么,分明是在劝他——天哪,灾难降临了!

  他妻子一见到我,就晕过去了。

  他将妻子抱上车,对我说,你,下来吧。

  我立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一刻脑袋木了,只有一个感觉:我的尊严和衣服,都给剥光了。

  有人拉我,是他弟弟,我上了他的车。转身的瞬间,我看见了一道目光,像刀,能把我杀死。

  那是他儿子的目光。

  他儿子上高三,瘦瘦高高的一个男孩。他曾时常在我面前夸他儿子。

  这仿佛是我的一场葬礼。打他的手机,一直关机,我似乎给囚在一座古墓中。有一天,门铃终于响了,我的心一下雀跃起来,进来的却是他儿子。他斜睨着我,不说话,见什么砸什么。我拦不住,就抱着胳膊冷眼看,说,你砸的东西,你老子要偿还的。可当他砸床头上我和他的相片时,我叫了一声扑过去,他一把推开我,我脑袋重重地撞在床头上。我忍着痛,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这一回竟然通了。

  他很快赶到。看着狼籍的家,他对着儿子吼。他儿子不说话,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他的鼻血当即流出来。他一愣,扬起手,还了儿子一巴掌。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可他明显不是儿子的对手。我拼命撕扯开两人,他儿子一把推开我,飞起一脚正中我的小腹。我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中,可两个男人没有管我,依然厮打成一团。一只手机在不远处,我挣扎着爬过去,拨打110。

  他儿子被拘留了。我流产了。

  他来求我,让我放他儿子一马。说他儿子一直品学兼优,再过几个月就要高考,是他毁了儿子。他跪在我的脚下痛哭流涕,头上的一缕白发那样扎眼。那一刻,心里有深深的悲哀:这个落魄如老狗的男人,我真的爱过他吗?

  等身上稍稍有了点力气,我来到了那个公园。这是命运开始的地方。

  依然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那个冰冷的石凳还在。那一年我23岁,6年过去,似乎是做了个梦,我的青春已经凋零。如果我没有来过这里呢?如果我不曾接他的矿泉水呢?如果爱情没有来过呢?

  如果有如果,我一定要让青春飞扬在阳光下,浓烈如酒,绚烂如花。可是这个坚硬的世界没有如果。我泪眼望天,这个城市的天空灰蒙蒙一片,一如我灰色的心……

上一篇:2. 冠词和数词

下一篇:没有了